• 关注微信
  • 关注微博
网站首页 > 能源环保 > 专题访谈 >
吴幼青:我们本以为生物质气化很简单,然而并不是
发布时间2019-04-09 14:59 | 来源:中国环保在线

  中国推介网援引:

  中国环保在线趁此机会采访到了生物质气化领域的专家——华东理工大学教授吴幼青,听听他是如何看待我国秸秆处置问题以及生物质气化技术的。

  中国环保在线:我现在位于正在杭州举办的2019(第三届)中国村镇环境综合施治高峰论坛暨新技术、新设备交流会(简称“RET 2019”)的现场,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华东理工大学的教授吴幼青,吴教授您好!

  吴幼青:你好!

  中国环保在线:说到我国农村环境治理,不得不提到的就是农作物秸秆的处理处置。我国务农人员对秸秆的处理有着悠久的历史,那么目前我国农村农作物秸秆处置存在着哪些难点,或者说是痛点问题呢?

  吴幼青:按照传统的模式,农作物秸秆要么是作为燃料,要么就是焚烧肥田或者用作饲料。这三大用途,总的消纳量是比较大的,但是问题也还是有的。就说用作饲料,对秸秆的种类、成色是有一定要求的,消纳量有限。再者,秸秆燃料的功能随着农村普遍铺开的清洁能源、高效便捷能源的替代,其实是在退化的,也导致其消纳量越来越低。然后,秸秆的自然物化和肥田确实是一个好的出路,但是这种速度现在已经无法跟上实际需求。尤其在北方地区,少雨、干旱、温度低,这种方式消纳量就更低了。

  而处于环境大治理时期,我国是禁止燃烧农作物秸秆的,那么大量的秸秆就需要另寻出路。由此,我国提出了秸秆治理,禁烧可以防止污染,但是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如何资源化利用。通过技术手段,做好市场运作、资本运作、经济运作,引导秸秆的资源化、清洁化、增值化,是秸秆综合处置的重要环节。

  当然,秸秆资源丰富、涉面广,还有一些陈旧的风俗习惯,治理工作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其难点就在于,我们必须充分照顾好各方面的利益,包括秸秆的产源、储运、生产加工、市场消纳、资本投入以及消费端各个环节的关系等,是复杂的。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秸秆综合利用产业链才能运作好、延伸好、发展好。

  国环保在线:没错,就像吴教授所说的,只有把目前我们面临的秸秆处理难点以及重点解决好,秸秆产业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据我了解,吴教授您也是长期从事清洁能源转化工作的,尤其是在秸秆和生物质气化方面可以说是研究成果颇丰,那您能不能给我们中国环保在线的广大网友们介绍一下,目前生物质气化方面都有哪些前沿的技术呢?

  吴幼青:我是能源化工出身,研究的主要方向就是生物质,具体说就像气化、制氢,或者是液化、制油。在刚入生物质领域的时候,其实我们是觉得,有煤炭方面的技术(打基础)的,所以说作秸秆气化这些应该是轻车熟路的。但是,我们研究地越深也越来越发现,压力越来越大。生物质,包括秸秆,这种资源有一定的特殊性,比如工艺特殊性,这让我们的工作相当有挑战性。然后我们通过业内的帮助、交流,成功完成了5兆瓦生物质气化并网发电项目。

  最近几年,我们也实践了不用政府补贴就能经济运行的模式,而且是多地开花,目前已经有四十几台气化炉在运行,这个技术也在努力向固废处置利用方向靠拢。在环境治理的理念下,市场的需求下,以及对生物质气化技术的前瞻规划下,我们还面临很多技术命题。包括秸秆气化,它属于黄色秸秆,钾含量很高,该如何处置;生物质焦油,如何高值化利用,或者把产生量降到最低;生物质气化如何同大煤电耦合好,提高运营效率;如何提高气化炉工业化、规模化程度等等。

  中国环保在线:也就是说,目前生物质气化有很多前沿技术,但是也需要继续开发,促进生物质能源的转换。我国能源局、国家发改委、农业部共同印发了相关文件,着重提出,到2020年,要建设若干个秸秆气化实施线,在区域内实现秸秆利用率达85%,那么现今农村秸秆利用的现状如何呢?

  吴幼青:是的,这个意见提出,以生物质秸秆为原料,采用热解等工艺,实现气态、油联产,作为提升国家秸秆利用率的抓手。我觉得,生物质热解气化能作为抓手,首先第一点,整个工艺水平,包括实践、验证的水平已经可以达到推广、应用的要求。第二点,生物秸秆综合利用程度其实并不平衡,或者说并不理想,所以通过这样的指导意见不断拓展应用的深度和广度。

  目前,我国秸秆利用技术种类还是比较多的,但是总体而言,生物质气化的体量比较小,我估算一下大约是在几百万吨左右,作为能源转化来说是很小的。单个项目的发电装机也是比较低的,一般常见的也就不超过10兆瓦,小的还有2兆瓦这样的。另外,单炉规模化程度同样是比较低的,所以导致其对于生物质秸秆的消纳作用没有那么大。

  很大一部分,秸秆利用厂家都会靠近资源区、乡村以及边远地区,也就是说装备水平,规范化管理水平都是不够高的。这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当然也是我们努力工作的动力。

  中国环保在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是还需要我们继续努力。秸秆产业是一个涉及到能源、农业、环保的民生大事,今年两会也有很多代表就促进秸秆产业化谏言,那么,我们如何能提高秸秆利用率以及清洁能源转换率呢?

  吴幼青:这个问题,我觉得想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通过多重技术手段,以及市场、资本的配合。但我觉得,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有工业化技术的支撑。所以我个人观点,生物质热解气化是一种现实的、有效的解决方案。生物质气化的渊源很深,可以追溯到远古炼制木炭取暖,等到工业化发展,炼铁也促进了木炭生产。十几年前,可再生能源法又为国内生物质气化添加了补贴保障,今年,生物质气化又有了可替代天然气这样的新路子。这些带有时代背景的因素,是促进了生物质气化发展的。

  生物质气化技术,无论从能源供应多元化角度来看,还是产品供应多元化角度来看,特点鲜明,为秸秆综合利用提供了有效路径。在我国强化环保理念的大背景下,我相信生物质气化一定会有好的前景。

  中国环保在线:那么,吴教授,您认为未来我国秸秆生物质气化会有怎样的发展方向呢?

  吴幼青:我认为,我们现在有比较好的基础,但也有很多需要攻关的命题。所以说,对现有技术的完善是很重要的,而在快速发展的大时代,对创新技术的积极研发也必不可少,并且尽快投入实际应用中去。对于生物质气化这个领域,我觉得实用性技术的工业化、规模化、规范化是我们要继续努力的方向。

  中国环保在线:通过对吴教授的采访,我们对秸秆生物质产业确实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我们也相信,这一次生物质高峰论坛对于推动我国农村环境整治会发挥应有的价值,也再一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吴幼青:谢谢!
 

编审 :王占武

 
 扫码关注中国推介网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