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新闻的价值,和一家媒体的努力

发布时间2018-11-19 07:51:55 | 来源:百度 新闻

  中国推介网援引: 

      维基百科的创始人吉米·威尔士曾向维基百科的志愿者编辑团队申诉,称他是维基百科的唯一创始人而非联合创始人,但是维基百科的词条并未取信他的单方面证词,结合诸多第三方媒体的记载,吉米·威尔士和其早期搭档拉里·桑格的争端仍被如实的陈列在维基百科的描述里,他们都被视作是这家知识平台的创办者之一。

  在感到无奈之余,吉米·威尔士同时也认为这才是维基百科的价值所在,没有任何人——包括产品的造物主本人——可以凌驾于规则之上,且在主观与中立之间毫无犹豫的选择后者,只有这样的互联网服务,才能长期抛弃盈利手段坚挺至今,并成为不受科技巨头染指的一大流量入口。

  但是,维基百科之所以特立独行,也许正是基于它的不可复制性,纵使是那些同样享尽美誉的互联网公司——比如「不作恶」的Google,或是「连接每一个人」的Facebook——都在拥有强大的媒体权力之后,不受控制的陷入了与假新闻斗争的汪洋大海中。

  正统意义上的品牌媒体则更为艰难度日,它们不仅要与互联网公司竞夺流量和影响,所谓新闻专业主义的坚持亦在遭受时代的检验,忧心忡忡的社会学者总在愁眉苦脸的讲述社交网络带来的极化效应——所有人都倾向于从自己定制的内容气泡里获取消息——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几乎没有用户能够抗拒这种被饲养和被赞美的舒适感。

  这几乎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弊病,即便是在市场化的媒体产业远不及西方发达的中国,仍然时常会暴露出极为显著的媒体操作问题,乃至影响公众对于媒体扮演角色的质疑。

  所以才有人说:「现在网络最稀缺的是真相,更稀缺的是相信真相,最大的难题是如何传播真相。」

  早些时候,《新周刊》还不无创意的造出「私信力」这个与「公信力」相对而行的概念,它如此生动表达前者的特征:「信媒体,还不如信朋友圈;信教科书,还不如信喜欢的老师;信机构发布的质检报告,还不如信某位可爱的美食家;信通稿,还不如信具体的用户点评」

  泥沙俱下,鱼目混珠。

  数字媒体的升起,起到的并非是掘墓人的作用,它本身亦付出了新旧交替的代价,同时难逃责任与义务的承担。

  比如腾讯新闻在过去一年就苦心经营了“较真”事实查证平台,通过专业编辑和全民 动员的方式,追查热门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台下线索,试图尽量还原真相,就像在遇到「3名中国游客赴韩整容被限制出境,因相貌差异大」这则新闻后,「较真」团队几经辗转找到现场照片的拍摄者本人,查实本为在韩游客拍下几名在免税店等待办理会员卡的路人,分享于朋友圈的照片在被多次盗转之后出现信息失真的现象,最终由几个微博营销号「开局一张图,故事全靠编」的赋予剧情,发酵引爆社交网络。

  网媒原本不太擅长、更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内容消费尤其讲究「快字诀」,加上海量的生产及搬运供应,让用户应接不暇的刷出一条又一条的信息流,才是符合商业模式和产品结构的设计理念。

  根据中山大学教授张志安的统计显示,中国在册调查记者的人数仅有175人,相比两年前已是遭到「腰斩」的状态,而在原因的推断方面,报告列举了三项被视作是「影响重大」的因素:

  UGC削弱了传统媒体的文化权威、行政管制力度的逐渐增强、基于经营亏损带来的人才流失。

  换句话说,内容市场先是驱逐了调查记者,然后发现真相总是流离失所,而挽回的机会早已不复存在,就像是「先污染、后治理」的循环机制,那些暂时具备经济能力、又愿意继续为理想主义加大投入的新媒体领头羊,开始了它们代替整个行业亡羊补牢的过程。

  显然,这样的工作强度,远远不及调查记者时常需要付出的卧薪尝胆,但在这个对新闻快餐的要求急切到不经咀嚼就要消化的时代,即使是简单到仅仅需要多费一些口舌、多送一点脑子的事情,也鲜有人会去做。

  而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在工信部出具的2017年中国网络媒体公信力调查报告里,腾讯新闻的信任度得分和影响力得分在商业媒体阵营里均排第一,这份报告的评估样本,面向的是整个媒体行业,尤其是在媒体价值备受质疑的当下,将其本质功能——也就是探求真相——标注出来并指明方向,自然意义匪浅。

  要说腾讯新闻真的做了多少「及常人所不及」的事业,倒也未必见得,只是在同行依然沉迷于盘踞用户访问时长、为诞生爆款稿件感到得意骄傲的时候,这家后来居上的网络媒体愿意投放一些精力、一些成本和一些资源,捡起那些在一路狂奔的旅程里沿途掉落的零件,保持机体的完整性和健康性。

  做这样的事情,并不算难,只是需要心思,而与业绩无关的心思,在一切为了增长服务的互联网公司里,着实少见。

  美国作家亨利·梭罗曾经为了学习如何更加审慎的生活,而将自己置入了马萨诸塞州一座湖泊边上的小木屋里过了几年,他为这间屋子里保留了三把椅子,「独处时用一把,交友时用两把,社交时用三把。」

  许多年后,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雪莉·特克尔引用了三把椅子的概念,并将之定义为网络时代人际关系的三个点,主张人们应当通过加入谈话——而不是总在被动的吸收——来解决科技依赖症的问题。

  传播在朋友圈里的很多虚假消息其实大多编得粗制滥造,但是人们依然会因为各种情绪参与转发,却极少有人能去反问和质疑,哪怕仅仅是一句「为什么」。

  因为答案没有那么容易呼之欲出,就像在某种说法里,夸大疗效的保健品的推销者之所以能够骗到一众空巢老人,是因为他们机巧的借助热忱和殷勤填补了老人们对于在外子女的情感向往,所以往往宁可相信这份虚情假意。

  又有多少年轻人厌烦长辈在朋友圈里分享各种不堪入目的标题党内容,却懒得去和他们耐心解释澄清,反倒是直接屏蔽了事,然后再到自己的关系链里向好友们大倒苦水:「老是发些乱七八糟的消息,说了是假的还不信,真烦。」

  雪崩来临之后,没有哪片雪花可以说是无辜的。

  加速信息的流通——尤其是双向的——才能让只言片语有机会组成事物的全貌,使处心积虑得以无处遁形,把真相大白引至水落石出。

  在维基百科的创始人吉米·威尔士看来,尽管很难——因为要对流量持有追求——但是商业媒体仍然需要坚持肩负它们的社会责任,因为说到底,这是一个对消费者服务质量负责的事情:

  「互联网的好处在于它可以在互联网上进行公开的对话,是非常强有力的,哪怕是有一些虚假的新闻,但这仍然只是一个小的问题,我们终会克服这些问题。我们看到了很多有序的变化,比如 Facebook 在改变自己的策略,Google也对于信息的质量非常重视,所以他们在重新的思考互联网上的噪音,考虑人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

编审:王占武


扫码关注中国推介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