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微信
  • 关注微博
网站首页 > 今日头条 >
“超级真菌”大爆发?听听中国首例感染病例研究者怎么说
发布时间2019-04-11 09:38 | 来源:新京报

  中国推介网援引:

  致死率超60%、近50%感染者90天内死亡……近日,一则“超级真菌被美列为紧急威胁、中国已有18例确认感染”的消息刷屏,引发公众恐慌。

  曾参与中国“超级真菌”研究的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黄广华表示,公众不必过分担心,“超级真菌”感染主要发生在医院内部,特别是ICU内,免疫缺陷人群存在感染可能,对多数感染者现有抗菌药物治疗有效,健康人群不会感染耳念珠菌。

  不过,他同时提醒,目前全球感染者数量确实越来越多,可称为爆发性流行。这一现象的出现或许与人类生活方式、医疗方式有关。

  培养皿中的耳念珠菌菌株。图/美国CDC官网

 
 “超级真菌”来源目前仍不明确

  近日,《纽约时报》报道,一种名为耳念珠菌的“超级真菌”在美国多地爆发,目前美国已有587例确诊病例。该真菌导致病人“神秘感染”,并被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列为“紧急威胁”,近50%感染者在90天内身亡。昨日,中国媒体发布消息称,目前中国确诊18例超级真菌感染。

  “超级真菌”相关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不少网友在留言中表示担忧:“好可怕,我们应该注意什么?”“害怕!普通民众该怎么防护?”

  记者了解到,耳念珠菌之所以被称为“超级真菌”,是因为它的耐药性比较强,血液感染后致死率高,而且在环境中生存时间较长。

  耳念珠菌最早于2009年在日本发现,随后在全球快速流行。据美国CDC官网数据,目前已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现了耳念珠菌感染病例,包括中国、日本、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西班牙、印度等。

  尽管已有近十年的研究,但耳念珠菌的来源目前尚不明确,国内外学者对耳念珠菌致病性及耐药性的形成和快速进化的认识仍然有限。

  美国CDC官网在关于耳念珠菌的情况说明中提到,耳念珠菌是一种新兴的真菌,对全球健康构成严重威胁;它是一种在医疗机构中传播的耐药菌,在美国仍然很少见;耳念珠菌可引起血液感染甚至死亡,超过1/3的侵袭性感染者(例如血液、心脏或大脑感染)会在一个月内死亡。

  中国18例感染者多出现在ICU

  中国首例“超级真菌”感染病例于去年发现,是一位患有肾病综合征和高血压的76岁患者。

  2018年5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教授王辉和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黄广华带领的团队通过合作研究,报道了中国首例“超级真菌”感染病例。

  黄广华告诉记者,中国累计发现18例感染者,其中北京3例,沈阳15例,感染者多出现在医疗机构的ICU(重症监护室)。

  黄广华研究发现,中国首例耳念珠菌菌株对临床上常用的抗真菌药物普遍比较敏感,这意味着,现有抗菌药可以杀死“超级真菌”。此外,还发现硫酸铜对“超级真菌”具有很强的生长抑制效果,这一发现为医院内消毒杀菌提供了新方法。

  他提醒公众不必感到恐慌,健康人群不会感染耳念珠菌,免疫缺陷人群才可能受到影响。

  不过,他同时指出,国内多数医疗机构并不具备诊断耳念珠菌的条件,可能无法准确识别。美国CDC同样表示,除非医疗机构有专门的实验室,否则耳念珠菌可能会误诊为其他真菌,这种错误诊断可能导致患者得到错误的治疗。

  美国CDC发布的关于“超级真菌”的相关介绍

  对话

  中国首例“超级真菌”感染病例研究者、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黄广华

  “超级真菌”对健康人群没影响,不需预防

  新京报:耳念珠菌为什么被称为“超级真菌”?

  黄广华:一是因为耳念珠菌耐药性比较强,部分耳念珠菌菌株对临床常用的三大类抗真菌药都有耐受性(包括唑类、多烯类和棘白霉素类药物)。二是血液感染致死率高。

  另外,它在环境中生存时间比较长,能长时间存活于患者和医护人员的皮肤及医院设施表面,从而导致院内爆发性感染。比如病房里有一个病人感染了,耳念珠菌通过床单、医疗器械或者其他途径,传给其他病人。英国有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耳念珠菌通过温度计导致患者之间的交叉感染。

  中国发现的首例“超级真菌”耐药性较弱

  新京报:中国目前发现了多少例患者?

  黄广华:18例,包括北京3例,沈阳15例。

  新京报:患者感染后会出现什么症状?可以治愈吗?

  黄广华:实际上,感染耳念珠菌的人本身就是ICU病房的人,感染的症状最终都是器官衰竭。

  我们研究发现,中国首例耳念珠菌菌株对抗真菌药物比较敏感,就是说用这些药物治疗,可以很好地清除掉(耳念珠菌)。我们在北京发现的耳念珠菌感染者,对所有抗真菌药物都比较敏感,所以常用的抗真菌药就可以把它清除掉。沈阳的患者对氟康唑耐受性比较强,但对其他抗真菌药敏感,用那些药物治疗很快起到效果。

  从国外的情况看,只有很少一部分耳念珠菌菌株对所有药物耐药,治疗起来比较难。

  如果说杀伤力,我们研究发现“超级真菌”中国分离株在毒性方面比临床上常见的白色念珠菌还要弱。

  新京报:有什么办法避免感染吗?

  黄广华:现在还不知道耳念珠菌从哪里来的,因为发现它的时间不是很久,研究者也不多。中国的研究也比较少,因为发现的患者很少,没有流行病学调查的基础。国外有研究者认为,它是人体自身携带的一种共生菌,比如存在于皮肤或肠道里,也有可能在外部环境中。但它到底存在于什么地方,现在还不清楚。

  不过,耳念珠菌只可能感染免疫缺陷人群,主要是ICU病房里的人。健康人不会感染,对健康人群没有什么影响,也不需要预防。

  新京报:对中国首例患者的研究,发现了什么?

  黄广华:国外已经做了多年研究,美国CDC在2016年就发布警报,让全美医疗机构注意耳念珠菌感染,国内一直没有太重视。我主要研究念珠菌,当时王辉教授分离到耳念珠菌菌株,我们就一起合作研究了。

  为什么耳念珠菌能够成为一种致病菌?为什么它能适应人体环境?为什么它容易变得耐药?这是我们研究的主要方向。研究发现,耳念珠菌有多种形态,而且能够长菌丝,这和它的致病性有密切关系。另外,当时普通的消毒剂清除不掉耳念珠菌,我们通过研究找到了一种新的方式——硫酸铜,其实中国自古以来就用硫酸铜杀菌。

  新京报:后续对耳念珠菌的研究有什么新发现吗?

  黄广华:研究还在继续,也有一些新成果,但还没有发表。

  全球感染者越来越多 可称为爆发性流行

  新京报:有媒体说,目前“超级真菌”在全球出现了爆发性流行,这种说法准确吗?

  黄广华:从整体趋势看,全球感染者数量的确越来越多,可以称为爆发性流行。2009年发现首例感染者之后的几年,其实没有发现特别多新病例,但从2013年开始,印度的感染病例变得特别多,到2015、2016年,美国、欧洲、印度开始大规模报道病例,不像以前零零散散,有时候一个医院出现几十个人感染。因为西方疾控部门比较关注这些问题,所以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新的物种开始大规模流行。

  新京报:中国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吗?

  黄广华:中国现在很难说,但有一个问题是现在很多医院对耳念珠菌的认识不多,而且检测条件不足,常规检测手段很难检测出耳念珠菌,部分条件较好的三甲医院有蛋白质谱,有比较先进的微生物检测仪器,能够检测出。

  不过,现在国内医院ICU消毒都做得很好,如果医院按规范操作,不太可能出现爆发性流行。如果出现感染者,马上隔离,对病房进行消毒,也没有太大问题。

  新京报:“超级真菌”的出现,和抗生素滥用有关吗?

  黄广华:目前国内外学者还不知道它怎么出现的,但总体上说与人类生活方式、医疗方式肯定有关系。因为20世纪50年代以前,念珠菌感染相对较少,后来变得越来越多。

  耳念珠菌和其他念珠菌感染发现越来越多,原因大致相同,一是免疫缺陷的人越来越多,随着医疗技术进步,人的寿命延长,人老了免疫系统也弱,而且癌症化疗等新医疗技术的应用,让免疫系统变得有缺陷。另外,艾滋病的流行也是导致真菌感染的原因之一。临床上抗生素的大量应用也有影响。
 

编审 :王占武

 
 扫码关注中国推介网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